全站搜索

香港Para Site艺术空间《如果只有城籍而没有国籍》展览开幕

801 906, 2015

Para Site 藝術空間

香港鰂魚湧英皇道677

榮華工業大廈22

Para Site藝術空間呈獻《如果只有城籍而沒有國籍》,展覽將於731日舉行開幕,展至96日。是次展覽由Para Site 藝術空間的製作負責人及副策展人林志恒策劃,是與香港新進策展人合作系列所發表的第一檔展覽。

此次展出12位香港當代藝術家的全新作品,包括陳翊朗、鄭婷婷、程展緯、鍾正、禤善勤、林愷倩、劉衛、吳家俊、曾家偉、鄧國騫、黃榮法以及葉建邦。

國籍這種縛定,從人的一出生便給繫上了。雖然作為一種上付予下的身份認知,但要從現實生活中體認並在意識上產生無疑,無非是個過於抽象的概念。「國家太大,人太渺小,用城市作為嘴巴,故事反倒好說。」作為展覽的題目開首,策展人希望提出認同香港生活價值就是香港人的概念,透過與藝術家進行的連串對談,嘗試讓藝術家暫且放下國家身份的既定思維,並在今天的社會氛圍下,回首自身經驗,在身份覺醒後提出一種「後知後覺」的觀察方式;從個人的生活環境、成長故事,尋找身份認同的痕跡。城籍是由城市人講香港事,故事的長短及深厚,取決於我們的角度及視野。隨著一段段故事,透過藝術家的眼光娓娓道來,卻驚覺驀然回首,是這裡的城市生活肯定了我們的存在。

展題《如果只有城籍而沒有國籍》來自香港作家西西於七十年代所寫的小說「我城」。當時正值香港經濟起飛的年代,年青人社會意識提高,小說以此為骨幹,夾雜著寫實與幻想,藉以描繪香港城市精神的無限可能。無獨有偶,小說四十年前所描繪的情節與今日的香港不謀而合。有鑑於此,展覽提出成為城籍之人,超然國家概念的束縛。當以藝術作為仲介回看《我城》,其所代表的精神是否依舊合宜?對過往時代的糾結至今是否仍然存在?

展覽嘗試透過不同作品勾畫城市的輪廓。程展緯的 7 CCTV as photographs作為展覽的序曲,一組7個舊式閉路顯象電視,重複定格放映著我們為之熟悉的企業及大眾標誌。展覽期間隨著電視螢幕顯象管的勞損,即使把儀器電源關閉,標誌圖像還是清晰存在螢幕上。這些標誌經歷了時間的洗練,符號變成另一種再現,為我們習以為常觀看城市的方式,提出不同角度的詮釋,不失為一個親切的入門練習。

而面對城市中習以為常的日常現象,一些藝術家選擇以私密的介入回應身處其中的矛盾糾結。林愷倩透過約會軟件(dating app)檢視自身人際關係超越地理限制的追求;鄭婷婷藉由畫作對賽馬運動作出抽離的表達;鍾正以現成錄像製作出的大型裝置,重新編排一場「自家制」的煙花滙演。

葉建邦則以幽默的方式面對不可撼動的社會議題進行回應,他選擇以大量的報章文本拼貼作為他一笑置之的舞臺,一組接近三百張的剪報檔裝置,忠實引用官員的公開發言。禤善勤與曾家偉回到二人各自「似曾相識」的熟悉場所,公園及茶餐廳,分別透過畫作和行為藝術去重新詮釋人與空間規劃的隱性關係。黃榮法利用關口繹站內的混雜氣味為媒介,製作出獨有的香氣。

吳家俊在展場大廈的天臺運用旗幟設計出一組對話;鄧國騫收集了官方紀念品,議事廳、立法機關的椅子,讓原本認定及意圖宣揚的美好形象,演變為矛盾的產物。陳翊朗以霓虹燈管制作出關鍵字,並利用燈的曝光製造模糊的效果。劉衛拍攝自己的護照及童年照片分拆再重組,拼貼出屬於她的幻想空間。

Para Site藝術空間為香港首屈一指的當代藝術中心,亦是亞洲歷史最悠久、最活躍的獨立藝術中心之一。成立宗旨在透過展覽、出版刊物等活動,開展並促進在地與國際間的對話,希冀打造一個對當代藝術、社會現象提出批判性論述及理解的平臺。

Para Site藝術空間大力支持香港人的民主訴求。

Para Site藝術空間獲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「藝能發展資助計劃」的躍進資助。

活動內容並不反映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意見。

attachment_promotion_33.jpg

「底線」,節錄自作品喬曉陽在二零一三年三月廿四日的講話

葉建邦

2013 - 2015    

報紙 260


分享到:
文件下载
2019 Sino-japan Art&Design ExchangeExhibition RegistrationForm.doc
44.0KB下载
上一页
1
下一页